370 番外二十九 久别重逢(6)

小说:彪悍姨母清宫养娃日常 作者:袂浅
    趴在他身上懒洋洋打哈欠的双胞胎也像是两个小包子般被他们老父亲猛然起身的动作给抖到了床上。

    一左一右躺在老父亲身旁、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的金礽和金禛也被老父亲的举动给惊醒了。

    “爸爸,  你咋啦?”

    金礽一骨碌翻身从床上爬起来,用手揉着眼睛,瓮声瓮气地打着哈欠软声询问道。

    金禛也学着哥哥的样子,  像是喝醉酒了般,  翻身从床上爬起来,边甩着毛茸茸的卷毛头,  边哈欠连天的挪动着小屁股往老父亲跟前凑,  想要看看手机上究竟有什么新消息,把他们老父亲给惊喜成这样了。

    玄熙此刻顾不上回答儿子们的问题。

    他的社交软件好友虽然已经被晴嫣单方面删除了,  可晴嫣的电话号码可是被他背得滚瓜烂熟,  而且排在通讯录首位的!

    原本还在因为白天的事情而沮丧的玄熙看到短信上的短短六个字“爱新觉罗·玄烨”,  而非“爱新觉罗·玄熙”时,一颗心激动地“砰砰砰”直跳。

    他不敢相信地用手揉了揉眼睛,而后又眨了几下丹凤眼,瞧见真的是备注为“老婆”的人发的短信,即便有两辈子记忆的他向来稳重,  此刻还是控制不住地兴奋嗷了一嗓子,一把掀开盖在身上的真丝薄锦被,  随手将手机丢在大床上,就下床趿拉着拖鞋宛如一阵风般快速跑出卧室。

    独留下四个坐在床上的小豆丁满脸懵逼,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金祥伸出短胳膊用小胖手捡起老父亲丢在床上的手机,划开屏幕,看了看短信,好家伙,一、二、三、四、五、六,1岁多的小奶娃除了能数出来屏幕中一共有六个字外,  一个字都不认识。

    他只好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将手机递给金礽,奶声奶气地开口询问道:

    “二哥哥,这是写的,什么呀?”

    金礽接过弟弟手里的手机,疯狂调动起自己一年级小学生的知识储备量,逐字给弟弟们转述道:

    “刚刚一个备注叫‘老婆’的人给爸爸发了条短息,内容写的是‘爱新觉罗·玄烨’。”

    “老婆?玄,玄烨?”

    金礽自顾自地念完短信内容后,立即惊得瞪大了瑞凤眼。

    盘腿坐在他身旁的金禛也是瞳孔地震,反应极快地脱口说道:

    “哥,额,额娘,这是不是想起上辈子的事情了?”

    听话只听重点的小十四大眼睛也“咻”的一下子变亮了,用两只小胖手按着床垫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兴奋地奶声道:

    “额娘,记起,十四啦!”

    “砰!”

    小十四的话音刚落,卧室的门又被穿着银灰色睡衣的玄熙给推开了。

    兄弟四个齐齐扭头往门口望,心中正高兴的金礽瞧见玄熙拿在手里的证件后,满脑袋问号地不解询问道:

    “爸爸,大晚上的,你拿身份证和户口本干嘛啊?”

    期盼了多年,好不容易美梦成真的玄熙,拿着手里的证件,风风火火地冲到隔壁的衣帽间,边精心挑选着明日要穿的衣服,边激动地对着儿子们嗷嗷叫:

    “明天是星期一,我和你姨母到民政局领证去1”

    听到老父亲豪气万丈的笃定话语,小十三、小十四也高兴的拍着小胖手嗷嗷叫,仿佛他们俩的额娘明天就会搬来与他们父子五个一起住了一样。

    金礽看着老父亲站在由玻璃墙制作的衣帽间里,拎着好几套手工西装对着全身镜子比划,也忍不住高兴地笑了。

    瞧着老父亲和哥哥、弟弟们脸上的浓浓喜悦,小四不禁烦躁地用小手抓了抓柔顺的卷毛头,目含担忧地望着站在衣帽间中喜不自胜、哼着小曲儿的老父亲,在心底里暗自狐疑地寻思着:如今可不是大清了哦!汗阿玛一个带着四个儿子的“花心大渣男”能顺利娶到年轻漂亮的额娘吗?图爷爷和梅奶奶能同意吗?唉,愁啊!

    果然,正如小四预料的一样。

    第二天,一大早。

    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秋雨喜悦地一夜合不上眼的玄熙,顶着淡淡的青黑色眼圈,与上学的金礽和金禛匆匆告别后,又将双胞胎留在家里由保姆们照顾,就揣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兴冲冲地跑来了赫舍里家的别墅。

    因为他是掐着时间点来的,刚好再次撞上晴嫣一家三口吃早餐。

    丹梅瞧见玄熙又来了,虽然心里纳闷,但还是乐呵呵、亲热地将好姐妹的儿子迎到了餐厅里,一同吃早餐。

    坐在餐桌旁的晴嫣经过一夜的记忆整合,再度看见玄熙时,心境也全然变化了,不会再骂他是神经病了,还心情不错地冲他俏皮的眨了眨眼。

    玄熙看到晴嫣终于不抵触他了,像是唐三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取回西天的真经了般,心情一激荡,连坐都顾不上坐,直接从口袋中拿出身份证和户口本,“啪”地一下拍在餐桌上,高兴地冲着晴嫣大声喊道:

    “嫣儿,择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上午咱俩就去民政局把结婚证给领了吧!”

    “噗!”

    坐在晴嫣对面的索额图被玄熙石破天惊的话给吓得一口将喝进嘴里的温热牛乳给喷了出来。

    正用双手拉着玄熙的胳膊想要将他往椅子上按的佟佳·丹梅也愣住了,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僵在了脸上,震惊地看了看她同样一脸惊讶的闺女,又瞧了瞧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般,脸上的笑容收也收不住的好姐妹儿子,完全懵逼了。

    这难道就是年轻人们嘴中说的闪婚吗?她闺女前天在私房菜馆里和玄熙刚刚认识,昨天在别墅里又见了一面,今天可就要去领证了吗?疯了吧?闹那样呢?

    “我去你奶奶个腿!你一个领着4个儿子的花心男人,凭啥脸这般大的让我闺女嫁给你啊?”

    回过神来的索额图“唰”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起来,顺手抄起放在餐桌的细瓷白釉花瓶就从椅子上站起来往玄熙的身上打。

    “爸/老公!冷静!冷静!”

    晴嫣和佟佳·丹梅见状忙伸手阻拦被混小子激怒的暴躁索额图。

    “伯父,您有所不知,我前两个儿子都是捐精生的,没有和别的女人有牵扯,双胞胎是和嫣儿一起生的,我们俩早就认识了。”

    “你闭嘴啊!”

    晴嫣听到玄熙将“真话”给说出来了,更着急了,忙冲着他呵斥道。

    玄熙不说这话还好,索额图听到他的热心解释,更加恼怒了,仿佛两个鼻孔都在喷气,边在女儿和老婆的手中用力挣扎,边扯着嗓子冲着玄熙怒吼道:

    “好啊!你可真是心黑不要脸啊!为了将我闺女哄骗到手里,你连我闺女的谣言也敢瞎编乱造啊!你奶奶个腿的!去你爷爷的!”

    “砰!”

    精美的花瓶在玄熙脚下的地板上摔的粉碎。

    爱女心切的索额图使劲儿冲开晴嫣和丹梅的阻拦,像是一头蛮牛般,冲上前就将讨人厌、人模狗样的混账小子按在地板上,拳拳到肉的胖揍了一顿。

    在佣人们的帮助下,一番鸡飞狗跳的拉架后。

    晴嫣扶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爱新觉罗·玄熙上了自己的二楼卧室中擦药。

    佟佳·丹梅也在佣人们的帮助下将自家状如疯牛的老头子给强自塞到车里,绑上安全带,一脚油门的带去公司冷静了。

    她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将她与爱新觉罗·玄熙之间的事情处理好的。

    二楼东边向阳的卧室里。

    晴嫣抿着红唇,冷着一张俏脸,捏着蘸了药水的棉签给坐在单人沙发上的玄熙处理脸上青青紫紫的伤口。

    “嫣儿,你不想嫁给我吗?”

    玄熙不担心索额图反对的态度,因为他要娶的人又不是索额图,但看着晴嫣自从拉着他上楼后就一直冷着脸、懒得搭理他的样子,不由心慌慌的,用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抓住晴嫣捏着棉签的白皙右手,嗓音微哑地沉声询问道。

    晴嫣两辈子第一次在眼前这个骄傲的男人脸上看到这般不自信、患得患失的模样,想起上辈子他在畅春园里去世后自己悲痛欲绝的日子,心里不由一酸,蹙着眉头抬起另一只手,将玄熙紧抓着他的大手给拍掉,低声呵斥道:

    “你如今正身强力壮的,我爸爸都五十岁出头了,你们俩扭在一起打,万一哪个受伤了,我和我妈该怎么办啊!”

    玄熙听到爱妻是因为刚才他与索额图打架的事情才不高兴冷脸的,高高揪在嗓子眼的心瞬间落回到了肚子里,然后又学着双胞胎的样子,抿着薄唇,委屈地看着晴嫣说道:

    “我又不是不知礼数的人,你难道没看到我一直在防御吗?不管索额,你爸爸如何打我,我都没有还一次手的。”

    玄熙顺口喊出“索额”两字,看见晴嫣变得更加冷的脸色,忙求生欲极强的中途改口道。

    晴嫣白了他一眼,麻利地用棉签仔细地给他脸上的伤口涂好药,而后将医药箱放在一旁,一脸严肃地看着玄熙的丹凤眼认真询问道:

    “你老实告诉我,保成、小四,十三,十四是怎么来的?我这辈子昨天才第一次见你,怎么都不可能与你生出一岁多的双胞胎的,我更加不相信,捐精生出来的四个孩子,能同时没有亲生母亲了。”

    玄熙也知道这番说辞糊弄不了恢复记忆的晴嫣,他抬起手摸了摸挺翘的鼻梁,有些惊奇地说道:

    “嗯……嫣儿,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兄弟四个是咋回事儿,前段时间我晚上睡觉时,他们四个突然凭空出现砸在我的床上,差点没把我给砸晕过去,为了给他们四兄弟找个合理出现在人前的理由,我想了一整夜,才想出了海外捐精这个借口,用4份亲子鉴定报告堵上了我们家亲戚的嘴。”

    晴嫣听到这样魔幻的真相,眼睛都瞪大了,怎么都没想到,四兄弟竟然会以这么离奇的方式来到现代。

    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忍不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易烟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yiy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